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家教·D69】罗马情路

罗马情路




某人在午后两点踏进云守办公房时,云雀正伏在桌案上奋笔疾书。

带着彭格列无良无耻无节操第一人之名的骸单手撑住脑袋靠在长沙发一端。他从双手做出的相机定格镜头内斜眼看着仍孜孜不倦的同僚,并考虑稍后是否要向《手党日报》爆料“云雀恭弥与其红颜们情信往来的点点滴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总有许多默默无名的女人”当作明日头条。
事情起因是云雀是彭格列最强守护者,呃,他好像十年前就曾经差点把这小子打得经脉寸断。那么就因为云雀是全家族最俊美的男人,可是自己的长相也不输他。证据便是相比云雀一年四季源源不断收到来自女性的爱慕,自己办公房里那打常年积压甚至快挤爆房顶的情书岂不更显得声势浩大(虽然其中九成的作者都是男人)……可惜他最想勾搭的那一个偏偏就不在这九成之列,反而总喜欢屁颠颠地跑去招惹一堆女人当假想情敌,这算什么,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么(用错词了喂!)……




五分钟后骸放弃了斤斤计较,继续让思路回归主题。
当首领在季度会议上赞誉各位守护者近期工作井井有条的时候,他不过打着呵欠补充了一句“收发室里那堆小山一样的情书署名全都是云雀恭弥呢这种事不处理不行吧说起来女人心的脆弱程度堪比玻璃不好好对待一定会四分五裂哟”。这当然是十足的玩笑话,不过因为自己特殊的人生经历,他也成了全家族唯一一个不知云雀平日处事虽喜好超出常理,但面对女性的示爱却正经得一板一眼过头的人。
就连学生时代那个叫一平的小丫头羞答答递过来的情人节巧克力,云雀也毫不踌躇地当即收下,次月还认真还了礼——当然骸知道这件事已经是很久以后了。在还未知情的现在,他只能抱着一叠错寄到他办公房的情书并把它们送还给原主人,顺便有一搭没一搭地偷窥他的同僚发挥其前所未有的责任心,努力填补某些连面也不曾见过的女性脆弱的心灵伤洞。
……很好,这个故事终于堕落成真正的少女漫画了。

话又说回来,这场面看起来实在很蠢啊。
轻轻移开撑住脑袋的手,右眼内鲜明的数字开始在深红瞳孔中闪烁。骸兴致勃勃地看着整个房间在自己的强力幻觉作用下转场成悬崖峭壁,走在吊桥上的感觉很不真实,在飘摇、在航行、在游荡,但即使如此也没让他觉得有多愉快。
云雀在开门看到他和他怀中抱着的内容物之后,先是沉默了一会儿,接着以“2≠群,所以这算不上群聚”为由强行扣押了他,开始当他作心理辅导师一边咨询一边回信。
虽然有些无奈,但造成这种结果的缘由不外乎家族内外一直在盛传,他六道骸的最大魅力是能仅凭自身一笑倾城的外表和三寸不烂之舌长期雄霸情圣排行榜首位。最近这个优点的效用就体现在加入彭格列的小兵人数急剧长,然而对此喜出望外的首领干脆连假期也不给他批了,喵的,压榨员工也该有个限度好不好,什么时候真该搞个静坐示威……

偏过头去,忽然便看到一双千草色眼眸里反射出透明的光彩,刺穿了他的南柯一梦。

“……那啥,云雀君你先把拐子挪走成不,把这种长条形尖锥武器摆在咫尺可触的地方对我的心血管很不好……”
“马上闭嘴把幻术解开,顺便帮我回了这封信。我刚看到哪句了……哦对,‘伪装成情书真是再安全不过了,谁也不会知道我在企划什么……恭恭恭恭弥请跟我来上一发吧!’……伪装个鬼,安全个鬼,希望不是我眼花了竟看到署名是那匹种马……话说为什么写信也会咬舌头。总而言之,这边的信就交给你了,既然错寄给你你就有责任解决,给我好好遵守我制定的并盛风纪。”

正中死穴。
骸看着自家同僚手里钢刺全现的浮萍拐,来自死亡的直面威胁还比不上对方言词的恐怖,受到间接精神伤害2000点后他险些当场当机。

稍稍振作片刻,他起身接下了对方交代的新任务。云雀满意地回到书桌前继续不辞辛劳,期间仍然没有间断各类解疑要求,这反倒引起了他的疑心。
等一下,难道你如此不耻上问是为了挖掘线索去新闻部爆料“六道骸与其暗恋者们交际周旋的点点滴滴——多少默默无名的凡人身前总能烘托一个光芒万丈的强人”?!云雀君,你怎么能干这种卖友求荣的事,我真是看错你了!
于心底深深谴责同僚的不厚道,骸显得十足愤慨。

基本上说,他连抗议的余地都被粉碎得连点渣都不剩,无论他被手上那封信刺激得多想来个凌转三周半空翻再接直体1080度旋转下。
几年前得到复仇者获准刑满出狱后他回到彭格列,因偶然情况才第一次撞见某个素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友军首领。名副其实的“撞”见之下他忙不迭地开口道歉,而骸出于保持优雅的习惯,立即祭出一个朦胧成一片的完美笑容。只不过他引以为豪的性感式微笑这次被无视得非常彻底。
“没事我先走了,有事再来喝茶!”
金发的小伙子那时候比他笑得更为灿烂,拔脚越过他直接冲向走廊尽头,那里是他刚完成公务交接的云守办公室。
从那时起那匹笨马仍然惯常嚷嚷着云雀的名字在彭格列基地内部大肆奔跑,虽说渐渐也会喊几声六道骸你小子任务结束了就快出来陪我去HIGH一场网球,而他也一直乐于奉陪。对那人的事看在眼里至今,多少有点引力缺失的微妙感,至于这种感觉的源头,也许只有本能才能解释。
“……不得不说这么糟糕的摊牌方式只有那笨蛋才想得出……”

话说回来那些永不言败的女性又如何?
骸带点哭笑不得的郁闷把脑袋探向背对自己的云雀,随便翻看了几手回信。

打扰云雀君真是冒昧,您愿意来许愿池与我一同为家族祈愿吗……
——很抱歉我是无神论者,并且某种情况下还会很容易进化成弑神论者。
我已经无法克制自己的心情了,请问您能来卡比托利欧广场见我一面么……
——很抱歉我谢绝那种草食动物群聚的场所。
无论如何也要好好转达我的心意才行,所以明日我会在万神殿等待您的到来……
——很抱歉,如果你的目的地是那个传闻中一告白便会成功的场所,那其实指的是拉特兰圣约翰大教堂。
………………………………

“真是不幸的姑娘们……”

他低头目送同僚孜孜不倦的劲头蔓延,暗自揣摩这些粉红信笺的主人收到各自的回复会露出何等绝望的神情。云雀的笔尖还在纸上快速奔腾,白纸字充满他所能给予的答案,同时骸则想象着明日起家族的正常运作系统是否会在效率上大打折扣。

只有这点是最无关紧要的东西。
到这一刻骸已经能猜测得到,到了明天,同样接到一封工工整整的回复信的迪诺会兴奋得废柴度暴涨,就因为终于得到了倾慕之人给予的回答。而自己行走多年的情路亦如一个魔比斯环。——一旦将一张长条形的纸扭曲后对接,在纸上任何一点起始沿纸条划线前进,最终都能回到原点。
最终还是回到原点。
艳丽的嘴角讽刺地微微翘起一边,而作为他最大情敌的当事人之一还在离自己不到十公分的地方为无关紧要的东西头疼。

“喂,我说……”
椅子摩擦地板的噪音打断他的遐思,云雀直起身子,贴身的西服线条显示出精雅的骨架棱角。骸确定对方没有施以武力的意味后放松了整个背部,直到对面那人以往精锐的眼睛里呈现出蒙着雾的毛玻璃质感……好吧,他可以勉强承认云雀的确长了张美貌绝伦的脸,从这方面看那个金发笨马的品味也不算糟糕。

“……干脆就由你亲自出马摆平那些女孩儿。反正这是你最擅长的事吧,以我的名义也无所谓。”
沉稳清的声线也很动听。当然这一来他也终于恍然大悟自己跟对方的差别在哪里了。这样义无反顾的作风干脆利落得很,然后的进程便彻头彻尾成了由他主导。

后来骸心满意足(?)地如同来时一般抱着成捆信件出了房门,身后传来“再有下次我会直接咬杀送信人”的背景乐,接着拐个弯不出三步又碰上了一脸灿笑的加百罗涅首领大人。

下一秒他欠税罢工甚久的歪脑筋也总算在关键时刻复工了。




骸抬起一条腿轻而易举挡住电梯出口,回头对其内唯一的乘客勾勒出诡秘一笑。
就像云雀所提的建议,他大可以使用他的名义来处理每一个麻烦对象,而他锁定的勾搭目标此时毫无危机感地矗立在眼前,似乎就等待着这一刻的引证。

“云雀君的意思呢,是要我转告你:明天可以去拉特兰圣约翰大教堂一游哟。”
阳光里他的嘴角慢慢组成优雅至极的微笑,半长的风衣下摆随风扬起,莺茶色面料融入光影之中分辨不出。柔软的深蓝长发,白皙的脸,漂亮的下颌,连那对金银妖瞳也微微闪着光,化为一条狭长而尖锐的细缝。


气候温暖的罗马城,秋季正是一年中最适合出游的季节吧。




——————————————————Fin—————————————————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9-17e8c7c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