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家教·6918】Amatsuki~雨月

Amatsuki~雨月






会议过了三分之二进度的时候身为家族雾守的某人又打了个呵欠,真心地觉得这样浪费时间真是了无生趣;哲人说过时间就是生命,小心我控告你们恶意谋杀啊喂。怨念放送完毕后骸皱眉看着他的上司,眼神中不乏“彭格列你个死小孩等会儿要是不批准把发胶开支列入日常预算我一定一叉戳死你”云云,顶棚上吊灯的光线从一个妙不可言的角度打下来,微微有些刺眼,海藻一样虚浮的幻视里正好折射出另一张高傲俊秀的面皮。
清冷平静又波涛暗涌的神情。这是他见过最美丽、最美丽的东西。








用陈述句总结的成品就是,职业手党员,彭格列家族雾之守护者,本作第二……好吧是第三(大概)男配角,年龄、实力、正体均不详,爱好不择手段地摧残所有同僚的理性细胞,人生最大野心是毁灭世界,今日也纠结于工资(或者说是发胶)供给严重不足的苦恼中。至于总部例会完后的情形则要相对诡异几分,长年毁人不倦的六道骸,其实只有在对上某张精致冷淡的脸时,右眼皮后的红色宝石才会流泻一点似是而非的暖。


“啊等等恭弥你想对我做什么这里是公共场合我们好歹收敛——”
“小婴儿的提议,说是直接削了凤梨叶子大家都省事。”
“……”


此刻那只凶悍的鸟儿正把身体整个压在他身上,淡淡清香从空气里透过来,年轻的躯体藉由重力的质感一点点散发出诱人幻惑,既柔软,又深刻。如此危险的物理距离让他险些要闭上眼享受这逼真细致的暧昧,若不是在对方掏出凶器直接向他的脖子招呼之际闪避及时,明天的手党日报就可以留出大版面来宣扬“彭格列高层内讧导致惊天血案?!疑是分赃不均引发杀机!!”
说真的,要是拿这种标题来为自己的人生盖棺定论,他铁定会郁闷到不由分说先复活了再来死第二次。


好不容易把云雀的暴力欲反复稀释到安全线以下,令骸满意的是又能趁机把这家伙拐回房里做某些加快新陈代谢速度的事了。半拖半搂的姿势刚问世就遭到了云雀的冷眼,骸不由有些高兴地想,这家伙肯定再过一百年还是这副样子。
从相识起就知道彼此都是难得的死脑筋,很多事说不出也听不进,只习惯以行动代表一切意志。偶尔没有什么理由便会觉得,年少轻狂的十五岁,樱花树下的清酒,枪口刀尖的每一寸和眉梢眼底的微笑,实际上多少都带点心痛。
那感觉好像久远到了轮回的前世,又好像近在昨天。



“喂,墙角的那堆东西是什么?”
“哈?哦,全都是彭格列硬塞给我的时代剧,那个烂小孩不是一贯主张文化侵略比什么武力手段都有效么……”

连撇嘴也免了,骸改趴在床榻一角懒洋洋地说明,事实是那堆打着时代剧名号的影碟他大多过目即忘,半分也没有达成荼毒目的。云雀的背影在晃进浴室后又闪出,微微飘荡的刘海下神色如常平静,忽然就问道,今天例会前你跟复仇者的人见过面了吧。
骸笑得花枝乱颤地回嘴:咱们的交情还没到要说这事。对方闻言丝毫不为所动,缩回身去继续悠然自得泡他的澡,反倒让还留在房里的骸不知该作何表情。


爱上他了吗?
……谁知道呢。




翌日天色微明时,六道骸就独身一人悄悄出了彭格列总部,一连数月无影无踪。之后的某天傍晚蓦然又鬼使神差般出现在餐厅正门,摆着众人熟悉的无辜表情宣告:肚子好饿……今晚可以吃奶油焗鲜鱼么?



“…………这次又消灭了哪些异动分子?算了你先把报告给我。”

首领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冲他伸手,面前的下属则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等我吃完奶油焗鲜鱼再写啦。话说回来你居然到今天还没批新的预算表,难道不觉得愧对我这样总是舍生忘死的优秀部下么?”
“等你真的有办法死成再说。别人我不敢断言,可你就算披上一百张羊皮装柔弱也是白搭。”


早已被这名顽劣部下的鬼话连篇锻炼得神经无比强韧的家族BOSS下了定论,并且肯定地点了点头。首领办公室的门这时被人一脚踹开,云守大人提着一沓文件大步迈进来,看也不看立即像只八爪鱼般手脚并用黏上来的某同僚,照直扔给满脸问号的上司。

“家族分区传来的报告——新兴家族费奥雷斯几天前遭到全灭,没有任何幸存者剩余。稍微调查一下才发现那个家族在偷偷研究某种高危性禁弹,大概就是这次灭顶灾祸的原因了。”




告诉我实话,你究竟知道多少。骸难得的一脸谨慎,同时小心翼翼压制着云雀的四肢问话,对方回以一个不屑的嗤笑,说,报告是我上交的,你认为我知道多少。

“……没有一个幸存者又是怎么回事?”
“被你放过的那些小孩最后还是产生了狂化反应,大概也只剩几小时寿命了。你知道,我最烦见到群聚的草食动物在跟前叫嚣。”



按在肩头的手松了松,骸笔直看进他的眼底,半晌一动不动。一瞬真的无法从那双幽潭似的异色眼眸中读取到情绪,云雀迎着他居高临下的面孔几乎有种激切的错觉,果然下一刻他就翻了个身仰躺在床的另一边大声笑起来。

“……喂。”
“啊哈哈哈哈哈哈——”

真亏你知道所有真相还能下得了手,蓝发青年一面抹去笑出的眼泪一面补充,我倒觉得复仇者那些人下达这个任务纯粹是个对我的警告,不管怎么说,只答应接受大量暗面的任务就释放我这个重犯实在太便宜彭格列了,绝对是他们那边吃亏啊哈哈……野兽的獠牙怎么可能单单遵从饲主的意愿呢!


“能不能不要这样一脸让人想打的表情?”
“啊哈哈……好好我忍耐……要我来说,利用禁弹的人到底会迎来何等凄凉的结局,大约才是他们的言下之意哟~”
“我对这种恶劣低俗的手法不予置评。”
“……恭弥真是好冷淡。不过——”

我这条早已不存在的性命也没什么可不舍的,只是到了那时,你恐怕会哭吧。

话一说完才记起以上台词原本出处的骸面色一阵晃荡,然后禁不住郁结地在内心低吼“我要再看彭格列丢来的时代剧就不叫六道骸!!…………”


Amatsuki~雨月。那堆碟子里唯一叫他记住了片名的伪•时代剧,“雨夜之月”——雨夜中的确有月亮,但却为乌云所遮盖而看不到。
那又如何。他就是喜欢世界呈现这样的面貌。
没有光与影的限制,没有命运没有牵扯,什么也不放在眼里的人大可一路向前,是幸福抑或悲凉只凭自己说了算。世间多少平凡真切的感情在身边交错,离别多少人,重逢多少人,而只有一不在眼前就难受得要命的那一个,才有资格抹除我所有的混乱、挣扎和冲动。
现在躺在面前的这家伙,就偏巧是在这无可理喻的人生里找到的,独一无二的,同类。

是的,人生。尚未完结的人生。
无论旁人如何计较,只要我们都还活在这爱恨未分对错遑论的凡俗世界,人生就还有无限可能。


思及此,他又自然而然露出了深深习惯的魅惑微笑,好整以暇地问,

“爱我吗?云雀恭弥。”


与预料一般无二的,云雀不可一世地哼了一声,顺理成章扯出一个笑。骸带着狡黠的神情凑近对方薄软润湿的唇,舌尖混合着轻盈的细长银丝就地开战,直到闷痛的喘息开始在耳鬓间翻滚回荡。



“啊,没错。——爱得要死。




——————————————————Fin—————————————————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7-af6c15df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