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死神·一恋】噩梦?!双人免费地狱行手册

3.jpg第一章便坑掉很久……?其实只是死蠢粽没有动力更完。









【一恋】噩梦?!双人免费地狱行手册




章一:你好,前往地狱的车票出售中

第一句话是:“……这顶多算杀人未遂啊!!”


以上这句话,背景图案为一目前还不为人知的月风高到很适合开展供某些人类与某些非人类交流感情的地下活动的夜晚。
一个目前同样尚不为人知的秘密集会正在空座町某商店里风风火火(大概)地进行着。身为店主的某人被两名不速之客从温暖的被窝里硬生生挖出来,打个呵欠仍然端出好客主人的微笑坦然而堂堂正正地说道:
“嗯……两位半夜三更地私闯民宅有什么事?按这种罪名锒铛入狱的话弄不好会被品行恶劣的警员用私刑泄愤呐。而且那可是拿不到保险赔偿的说。”
没有开灯的房间随着这个呵欠显得更昏暗了些,……哗啦,窗外闪电激烈地劈出极没有美感的弧线,雷声也轰隆隆地企图配合着造势,集会参与者其一的红发死神就在非生物盟军的帮手下阴沉沉地衬起脸,抽动着两道纹眉抛出一个陈述句。
“——是你做的吧,那个东西。”
“……?”
阿散井恋次的声音里完全没有了寄宿时期对非人道待遇作出血泪控诉的忸怩,虽然听不懂他刚才使用的代词具体指啥,但是那毫不客气的算账式语调倒是奇怪得令人有非常亲切的熟悉感啊。不明就里的浦原店长下意识转头打量另一名橘子头少年,结果被对方COS史前凶兽般龇牙咧嘴的表情刺激得睡意跑了大半。
那张用肌肉组合成“听说倒毙在自家大本营里一个月后被人发现貌似丧命于遭到某种切割时速达到一光年的不明利器反复凌虐全身这类死法很适合身份诡秘的科技工作者”这长到不像话的句子的脸,怎么看也和平常所见那个原本只打算在所属高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顶多偶尔魂灵出窍兼职工作的普通日本籍少年崎一护相去甚远(←实际上就连他本人也这么认为= =+)。
“你们两位的表现还真是…………十分个性化啊,莫非是吃坏肚子了?嗯这种事应该找医生才对,像我这样整天忙于贸易工作压抑又疲劳到极点的商人也实在爱莫能助呢。”
于是说科技工作者一旦有了自主性探求欲便不是什么好事,这会儿一左一右架着他脖子的两把刀从出鞘到完成恐吓任务全过程只能让镜头外的我们感慨草莓君和小恋连拔刀企图杀害无辜(待考)市民都拔得那么帅那么齐声不愧是两身一心同步率极高的夫妇~~
“不要跟我说你现在失忆完全忘记今天下午发生过什么事了。”恨恨地从牙缝里挤出话来,恋次的面孔持续在眼部加深了76.42%的阴影,“——如果你真的敢说出来,我可能会立刻下刀了结了你那充满压抑与疲劳的人生。”
一片寂静。
“……喵!”
——理所当然这类萌系单词是不会被某无良商人当作台词念出来的,相反,被复数的斩魄刀限制了一定行动的浦原还能伸出手臂从老远的窗台边揪住一只猫,扯近后疑惑地发问,“夜一小姐,今天下午阿散井君输给我的四万九千五百三十八块赌债……我没有像上次那样把欠条复印一百份贴在六番办公所吧。”
“没错,那次被小白哉用千本樱毁了整个办公房导致山本老爷子把修理费账单送到你这里后你就长见识了,所以这回是贴在了静灵庭人流量最大的饭堂里。毕竟身为贵族的某人不会去那种地方吃饭。”
干脆利落地解释完,四枫院夜一再度于众目睽睽之下由猫变身为御姐,依旧是极具豪气的当众换装场景顿时让面红耳赤的某两人即刻转过头去,手上的斩魄刀也要放不放地收到了半空……
“所以说,你们两个小鬼过来公然杀人鞭尸到底是为哪桩?虽然这个家伙的确是把造孽当成日行一善的功一样信奉,不过最近已经少有创意让我暴走了,”斜视一眼罪名尚未成立的疑犯,“我比较怀疑的是他现在该不该去买些RP卡充值。”
我说夜一大人您真的不是在跃跃欲试地煽动某人毁灭世界么= =|||||||||
然后本文的两位主角就自顾自地开启了脑内剧场进行回忆重现,姑且不论他俩是否在善用自己的镜头意识面向观众席背光摆造型,总之快速交代事情前因后果的差事还是被扔给了辛勤尽职的作者兼旁白。
那么先把时间倒退回这个弘扬爱与正义的下午——


事故的开端其实非常纯良,只是本着过来借浦原商店非法竣工的大型地下操场练习虚化维持这目的,一护进店不到三秒就找到了店长,嘴巴动了动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那奸商一边往内堂拖一边解释今天天气真好很适合去尸魂界宣传《高素质死神培养指导纲要》这样吧你也跟来长长见识说不定以后对付破面还能借用几招大捞一笔云云,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置身于尸魂界某番的队舍,四周清一色的吆喝声出奇地响亮。闹半天发现这群人就是在……赌博。
一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见到了一头熟悉的红发,好不容易穿过那些环肥燕瘦的身躯站到对方身边,话也没说上两句恋次又扎头进了这场豪赌。虽说小赌怡情无伤大雅,然而作为同人小说里的受方,沉迷于个人喜好却撇开攻君不顾这种行为显然是不对的,所以他很快受到了惩罚。
据不完全统计,凡是加入到有浦原喜助参与的赌局中的死神,走出赌场后至少有七成产生间歇性人格丕变的症状。N次学不乖“请勿随意接近洞星人”这真理的恋次虽然在这第N+1次灵光一闪与店长同志站在了同一阵线,但是反倒因为某人突发奇想来了手敌我不分的出老千导致他成了输得最惨的那个……除了巨额赌金的翻倍缴纳外更是得被迫喝下浦原从现世带来的某缸绿色不明液体,这叫愿赌服输。
我们说事故的发生让本文就在千分之一秒内有了存在的意义——小恋皱着眉头一口喝完整缸子水,立马便在上述的千分之一秒内因为那东西对味蕾的恶俗刺激直挺挺地向后一倒,偏巧压上他身后发觉那口缸就是之前浦原随便指了个商店角落说麻烦帮我把这个教学道具一块儿带着正好可以锻炼你的臂力毅力忍耐力然后忽悠自己搬到这间房里的那只而正对店长同志眯缝起双眼的一护……
再然后——这事故也不过是次与字面意思如出一辙的压倒而已。嘛~~看到这里的各位虽然可以对逆CP这类违反大众审美情趣的罪行没有出现而松口气,不过……你们也太相信作者我的人品了吧^_^。
唧唧哼哼从地上爬起的某两人毫发无伤地忙着检查彼此身上有没有擦破皮这类小事,这反射性的举动可巧因为又一批人格丕变的死神开始意义不明地手舞足蹈没有被人注意,但是查着查着两个人的动作就慢慢变小,直到一个小时后两人仍然在早已空无一人的房里艰难地消化某个事实:
……………………为什么现在站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从头到脚的身体特征都跟自己分毫不差?!


“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两个目前陷入交换灵魂的危机了?”
麻烦各位不要问我死神明明本身已经是灵体状态为何还会发生灵魂交换这种蠢事,以及上述交换过程实在太过简陋怀疑作者目前处于脑残状态,对此的官方解释只有一个——
到底你是作者还是我是作者?!在下的耐心不允许高技术含量的前因缓慢生成不行么??在这地方演出是要计时收费的啊!!
噼里啪啦——哐啷嘡——
(由于作者被多条影打出的流星拳正面击中导致血槽告急送医急救,镜头剧烈摇晃过后好不容易再度平稳。)
“……你没事吧夜一小姐?这种程度的烂俗桥段完全连八点档忧伤情感剧的边儿也够不上啊。”
两眼婆娑的夜一单手抹着自己泪流满面的脸一面瞪着浦原:“……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要把吃剩的芥末酱放在窗口风干啊笨蛋!”一面又回头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唔,这么说来那缸生化武器就是凶手了!”
听到自己的多年至交作出这个结论,受到指控的店长忙不遗余力地跨过103行扯下文章开头的句子当作辩解,可或忿恨或悲伤(?)的另三人半点也没打算把2815字以前的过时意见当回事,因此他只得放弃地咳嗽几声,正气浩然似的摊了摊手。
“那缸不过是普通的‘乾贞治特制蔬菜汁’而已,就算口感有些……特别,要当作八点档剧情的关键道具还未够水准呢。”
“……‘乾贞治特制蔬菜汁’?那是什么?”
于是现下拥有一护外貌的小恋今夜首次发言便糟到了对方的斜视,“我说你好歹也是堂堂护廷十三番队的六番副队长!去效法银时抢购几期《JUMP》恶补点基础常识吧!…………啊这么说来昨天我好像是用那个缸做了点新实验末了没洗干净就扔回墙角去了哦呵呵呵——大家不要这么看着我我的天才头脑其实不需要当作重点提出来特别赞美——啊啊你们要造反啦!!”
“你最好在我把斩月卍解以前说完关于那个实验的所•有•要•点。”
可斩月现在不在你手里啊而且你根本不知道蛇尾丸的发动招式,这不等于MP值降为零的普通血牛么。委委屈屈的店长瞄着再次险险位于颈动脉边上0.187公分处的刀刃,想了又想还是决定表现一下自己尚未泯灭干净的人性。
“噢呵呵那个实验目的不过是想研发一种吃下后会跟第一个被自己压倒的人交换灵魂的神奇药水而已……想想咱们总这样敌暗我明地跟虚圈交手肯定三不五时就得被KO掉部分战力,到最后岂不就剩个光杆司令。俗话说擒贼先擒王,只要拿这玩意儿暗算了他们的头头那我们称霸三界——呃不对,是消灭蓝染迎来和平的日子就不远了!”
“=[]=|||!!!”
即使被指混字数我也要再次感慨下科技工作者一旦有了自主性探求欲真不是什么好事。【BY撑着一口气从加护病房爬出的作者】为什么换魂剧情的触发点偏偏是压倒,你这家伙真的没有在盘算些什么吗??!!
最后那句颠覆正派主角形象的宣言被只想大事化小的几人自动无视,夜一皱着眉头,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懒懒地往安乐椅上一躺,“哎呀……果然那个即使见到把原著标题误写成《BL EACH》的BUG也会嘿嘿傻笑的白痴作者想不出什么好点子来。比起这些,既然这是女性向少年漫画的同人,要是把某些形同芋头黄瓜土豆的男人拱上主角的位置才是不可原谅的吧……否则本文直接更名为《农作物详解手册》也无所谓。”
喂你说的那个根本不是重点!!
斩月和蛇尾丸同时向外挪动了0.113公分继续胁迫:“解药拿来。”
寒光闪过,于是闯下大祸的案犯(这回连定罪证据都充足了= =)乖乖地向上帝忏悔了全部罪行,交出解药挽救了主角们的危机以及自己宛如风中残烛的性命(←这个是重点),微笑,和解,全文完——
假如就这么大刺刺地写上这几行字恐怕某作者会因为全体读者恼羞成怒的暴行而继续蝉联“被拖出去殴至面目全非也不会有人同情榜”的冠军宝座,所以事实是在美好结局达成前先拐上一个扇角179°的弯。
“就冲我的实验目的也不可能会准备解药那种东西啊。况且做完以后因为那缸药水的视觉冲击与【马赛克】太过相似立刻就被我倒进了马桶,顺带脑子里就把制作原料合成秘方通通清空了耶。”
“……………………卍——”
“……………………卍——”
“闭嘴,现在把他拆成零件的话你们俩就得一辈子维持这种XE状态。”
两袋过期泡面各自瞬步打中即将从手持凶刀转变为浴血冷笑的一恋两人,女王夜一拍拍手起身主持大局,“人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臂……不不,是一头野兽。像这种至少塞了几十头霸王龙的男人连崩玉都做得出来,就算要他空想个性别转换的药也没什么技术难度。反倒是你们两个,”
“——我们俩怎么了?”
对着自己手里状似菜刀的凶器“……”了很久的小恋已经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命运如此沉重,所以不能再承受突如其来的轻!”的伪•八点档剧情,谋杀未果后吐了口气追讨阻拦者的下文。
“在他做出解药前可别把这件事泄露出去。好好扮演互相的角色,就算蹩脚到被人建议去看心理医生也得撑住了——我可不是想保护这个无聊男人,只不过一旦你们被发现换过来了这家伙的后任多半会以治疗为由把你们俩绑上高空列车做活体实验。”刻薄的语气在收尾处甚至向上提了一提,“听说那个爱在脸上画油画的男人最近正为了缺少优秀的实验材料而头疼。那趟列车的终点,搞不好就是地狱哦……”
“……我知道了。我们会按你的提议照做的,所以不要一边笑一边散发杀气好么。”
红发死神无奈地点头收刀,而后拖着依旧忿忿不平的同伙迅速从现场落荒而逃,因此并没有听到在他们身后远远响起的“不要给我摆出45°忧伤脸装无辜!!快想办法造解药出来解决这麻烦事顺便要回赌债去订购下半年的《JUMP》,否则你剩余的人生就干脆点丢给定春咬到肠穿肚烂!!”等(单方面的)厮打声。
“…………一、一护。”
“嗯?”
恨没在临走前对着某人补上几刀的恋次僵硬着脸颊,眼看着自己在自己面前皱着眉一脸愁容还得靠理智提醒“这个东西”现在不叫阿散井恋次……真是让人想……自暴自弃……
“我们……………………努力伪装吧!= =+”
若然骑虎难下的双方都能够坚持各自信念一门心思地往圆满结局方向奔,那么过程就会简单得多了。但是(重音),坐在电脑前坚持看到现在的各位,请把如坐针毡的伪妈妈姿态放回口袋收好,你们嘴角扬起的恶毒笑容已经完全把你们给出卖了。老老实实地来跟作者一起享受抽打的乐趣吧!在这里,让我们也形式化地祝福一恋二人组一路平安,愿主赐福于这两名善良而不幸的(青)少年,阿门……





……………………………………………………真的TBC?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6-1ccc92c7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