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D.Gray-man·KUSO】有时间限制的我们

有时间限制的我们




打从认识科学班那帮人开始,即使老好人如我也知道在工作Mode以外擅自接触他们是件极其有损人身安全的事,尤其他们的某首脑人物时刻在努力以身示范教唆属下一时冲动犯杀人罪。什么是高山峻岭龙潭虎穴,教团科学班随手拎出一名成员就能COS厮杀成性的极恶党徒。
所以当我们处理完江户大战的后事,全体拖着破破烂烂的身心回到教团以后,塔普塞过来的一盆东西就让我有点大脑短路。三条线从额头的发际一路延伸到眼角,面部肌肉的抽搐同步进行穿插,就这么维持了好几秒,直到那个外观看来还算是植物的玩意儿伸出触手在我脸颊上亲热地滚来滚去,我的面瘫造型也算彻底完工。

看起来你们俩能处得不错,亚连。
塔普挠着脑袋这样说道,然后一头钻进了研究室去致力解剖千年伯爵制作恶魔的专用蛋形生成工具。
我流着血泪接受了对方把心爱的宠物(?)暂时交托过来照管的事实,然后一步三回头地撤离案发现场。接下去的几个钟头我都在频繁思索,为何这种事没有被资历更长人际更广顺便整天笑得像花儿一样的拉比摊上,但每每思考不到十秒就会立刻被强行打断。被托管的主儿不分时间地点昼夜地缠在我身上,大门还没迈出后脚就被绊倒,半人高的神奇植物在深情召唤我,所过之处几乎遍布[快来看这就是传说中的ET!]眼神。
于是我握起拳头又颤抖着放下,柔弱的植物茎杆经不得折腾,力道多上一分只怕它立即断手断脚。

有一点还是必须承认,即使驱魔师工资劳保抚恤金都少得可怜,但钱财以外的物资供应却是十分人道的。
午餐后不过多时肚子再度发作轰天雷,我只好推着一大车饭菜回房间掩人耳目地解决生理需要,一进门又得到了临时家人的热烈欢迎。这个房间的窗口正巧正对上第五研究室,内部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不过自从把花盆摆在了窗口边上它就安分地不再死扒着我不放,不得不吐槽这究竟是哪个星球的植物。但是它的安分时间也就到此为止了。
夹起的鸡腿还没完全离开盘子便被一条触手轻巧卷走,我目瞪口呆地注视那[外观看来还算植物]的东西慢条斯理撑开花苞一口吞掉了整只鸡腿,速度之快不亚于跟随我修行多年的迪姆堪比。接着是热气腾腾的千层派和烤牛肉片、四喜丸子意大利面海鲜浓汤……我的上帝!快住手你要做什么,那是我生存的源动力不是你的灌溉肥料……!
我龇牙咧嘴地扑上去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一面跟不法分子做斗争一面忧郁。这世上除了某个不良中年以外原来还有人喜好饲养这样的变态植物,难道不是浇浇水施施肥就能搞定的物种么,怎么塔普在培育这等妖孽还能不走漏半点风声……而且那些食物都被消化到哪个次元去了?!
这时候战斗对手抬起花托随性一晃,视线死角的触手以压倒性优势将我又一次绊倒,餐车里最后两块吐司面包也被它吞并。枝条上的小刺扎得小腿有点吃疼,但身为驱魔师的尊严被漠视更加不可饶恕,等着瞧吧,我一定会找出你的弱点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二十分钟后总算通过内部通讯线路联络上了第五研究室内的塔普。我言简意赅地进行逼供,而对面原本闹哄哄的研究室顿时一片死寂。
“唔,那个是……考姆伊误开发出的植物品种。”
啊咧?
“亚连,我想你最好尽快去做个全身检查。”
线路另一端在短暂的沉默后改由乔尼来解释一番,没有任何迟疑地,我扔下通讯器就抓了变态植物疯狂奔向医疗班。


“哎,这不是驱魔师亚连•沃克大人么,听说他在江户大战中表现超神勇,最后甚至把方舟当高达开救了其他人回来呢!好想要亚连大人的亲笔签名啊!我愿意一辈子都不洗这件衣服了!”
“那边探索班的小姐,您对亚连大人感兴趣的话不妨欣赏下我们手工部出品的ALL亚同人志,这个可是时下流行的Mode,爱他就要让他受哦!”
“什么,竟然有那种东西?!好的请给我四本,我要一本珍藏、一本浏览,一本推广一本送人!!”
“多么愚蠢的想法啊,只有写真部的存在才是至高无上的!小姐请来看看,我们为您拍摄了亚连大人每日起居的高清无码照,让您随时随地都能瞻仰他的容颜!”
“讨厌居然有这样每天近距离靠近亚连大人的机会!啊~奔跑中的亚连大人依然如此有朝气,果然跟他最合衬的还是此时背景图上的鲜花呀~”

鲜花个鬼!什么鲜花啊鲜花在哪里啊!这不分明只有一盆张牙舞爪的变态植物而已么!考姆伊!我管你起先到底是想造出什么可爱又美丽的花来迎接李娜莉归来,捅出篓子就交给科学班收拾的事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你的……并且那植物还不慎沾到库洛利私藏的恶魔血液!还有为什么塔普会对这种理应被人道毁灭的变种植物心怀不忍,外形五大三粗的角色就非得如同少女漫画一般对纤细之物怜香惜玉(我想我是用错词了)……吗!
我站在医疗班的办公房内拼命喘气,手里的东西花枝乱颤地贴过来,这回我终于毫不留情地一掌拍开。柔弱的错误印象究竟是怎么生成的,唔、先不管这点,等我办完正事就算揍到你经脉寸断也没人会反对吧!

护士长恶鬼般的视线送到面前立定,我声泪俱下送上事件起因就做好准备迎接她惯常的训斥,结果对方只是皱了皱眉。
“哦,又换人养了。这么说拉比已经身心受挫严重了么。”
舌头顿时结在半空。一瞬间,我[真的很想]就此长眠不醒。

其实对于治疗左手这件事,我的脑海里还存有一些不甚美好的回忆,譬如在入团当天就让神田砍成了三等残废,顺便由本次事件的始作俑者考姆伊来面带鬼畜微笑刮骨疗伤……以至于我每次回忆起来的时候还是会不自觉犯恶心。……总之这绝不是在给眼下面对护士长的针头瑟瑟发抖的自己找借口!但我的厄运还在源源不断地继续,当我终于停止嚎叫的时候才注意到,被丢在一旁的那盆变异变种变态植物……它居然……把满桌医疗器械也吞得一干二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这植物它……”
“混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你这花盆底部到底是多拉A梦的口袋还是阿布的嘴啊,吐出来!!你给我吐出来!!”
“冷冷冷静点护士长……”
“你叫我怎么冷静!!没有器械我要怎么工作!!……你快给我抵挡一下它的枝条,我去找机会切了那花盆……!!”
“别说得那么简单啊护士长!!这又不是RPG游戏,被吞掉我真的会GAME OVER啊!!”
……



当晚等到考姆伊总算从教团高层会议解放出来后,我在门外咬牙切齿地逮住他施以了独家酷刑。他对我的出现显然吃惊不小,而我在大刑伺候顺便让他死个明白的过程中同样忽略了身旁来自中央厅的监察长官,更不知那对深色的瞳孔某一刻干涸如千年沙床。
暴雨消沉、随之是乌云的洪流停滞。虽然早料到科学班室长不会抵抗我的恐怖袭击,但却没想到他的沉默是另一种意味的消极姿态。
离开前也因好奇心作祟随口问了句那诡异的不明植物到底是何种类别变异而来,考姆伊笑了笑反让我去找塔普求教顺便加同僚感情。无论怎样后悔也挽回不了那时嘴角的轻哼,而仅仅几天之后,这个建议再也无法付诸实施了。




有时间限制的我们 // .FIN.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4-23e4935c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