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家教·骸云】草食性

恋爱——love, to love, love affairs ,be serious with each other。
爱是焰火,爱是闪电。爱是珍惜,爱是占有。爱是信仰,爱是自由。人自管活于世间,所需所求亦仅仅屈指可数,一杯清水,一条面包,一句我爱你。 不过,如果还可以选择多一点的话,我希望水是你斟的,面包是你给的。
“我爱你”是你亲口说的。
理论上六道骸同学是懒得搭理这近似于欺诈诱骗的言辞的。轮回数百年的日子即使算不得忍辱负重,到了这第七世他还是懂得生存必备途径是索要劳务费而不是寻求精神慰藉。尤其这一世的绯闻对象还是个性格欠扁过甚的人形战斗机。理念不同,共事倒是蛮有趣味。理论上他应当好好扮演同僚的角色和睦相处,然条件反射地每当见面便想狠狠欺负,其实无论怎样也与世俗的爱情问题相去甚远。
只是我们都清楚,理论与现实一样是相去甚远的。







草食性






  【我始终不能为被赐予生命这件事放弃耿耿于怀。究竟是怎样的执着在作祟,终于叫我六世轮回也不得瞑目地一再死而复生。】
  
  

  
  “了解了吗?在基地里打转时如果遇上某个带刺猬的发男人,尽管放开胆子……大踏步逃跑就是了。”
  “……为什么?那是死缠烂打的宠物推销员吗?”
  “不,那只是个喜欢遛刺猬的。顺便一提他的刺猬喜欢边遛边逢人就扎。”
  “狱寺,云雀学长说有公务找你。”
  彭格列的新生讲座于是被迫中断,满脸心虚的岚守大人身先士卒教育了他的后辈何为大踏步逃跑,身后背着刀的男人只得苦笑倚墙,传话任务完成固然是好,接下来只怕还得收拾他的同僚又一次留下的烂摊子。然而很快他就知道不用自己动手收拾了。焦点话题的中心人物此刻拎着逃跑不及的焦点话题创造人物,火辣辣丢下一句“再群聚就咬杀!”,围观群众当即作鸟兽散,自然也没有机会听到焦点话题里更为重要的下文诸如“如果遇上的是金银妖瞳的笑眯眯状男人,那便不用跑了。省点力气向上帝祷告快在瞬间被秒杀吧,羔羊们!”等等。
  云雀恭弥提着其同僚的后领一路拖回办公室,接着面无表情地逼问对方为何敢在人来人往的午休期大大方方进入室内,而得到证人汇报后他随即发现连带消失的还有刚完成的任务报告书。狱寺对此大呼冤枉,两厢串供之后双方都得出了一个精准结论——想来某人作为二分之一雾守的工作委实太过轻松。
  十分钟后云雀将逼供地点改去了基地另一端的雾守办公室。上司苦心安排的距离产生美政策早已化为泡影,云雀一脸阴沉靠在皮椅中,之所以不能痛快地喊罪证确实你还不快快伏法完全因为把房内翻了个底朝天依然找不到他丢失的文件。
  并且犯罪嫌疑人也不在眼皮底下。
  
  “抓贼要抓赃。”
  狱寺隼人在解除嫌疑后严肃地提议,而他当时只是点头默许,借由作者对其我行我素的性格设定一晃就出了房门,目标直指死对头的私人巢穴。口头禅必须对着发泄对象才能使用。当他们还处于15岁的少年时代,六道骸耍阴招把他放倒在脚下笑得贼忒兮兮,其后更趁人之危把剧情强行升华成了马赛克级别,那时候云雀就暗暗发誓,有生之年定然要把他胖揍到里三层外三层层层体无完肤,顺带将这人卑劣无耻的本性以高音广播搞得众所周知。但是这世上有种不可救药的现象叫做偶像效应。即使手党的战争仍在继续,也并不妨碍新加入的党员们整日对着最帅气潇洒又最神出鬼没的雾之守护者流下一哈喇口水。
  人气配角的首要条件就是必须限制出场时间。
  如果不是有仇未报,云雀差点要称赞这人何等冰雪聪明。耳边至今也未响起门锁转动的声音,家族各位守护者的办公室仅有他们几人的万能钥匙卡可开启,久等到不耐,他只得挪动四肢一跃身躺上了占地面积还算不小的床。看,他早说六道骸其人必然不会有多大的工作热忱,不但把办公室当寝室使还在床头公然陈列大量违法刊物……等等这是什么?!
  三秒后彭格列最强守护者的脸铁青了一半又刷白了一半,被他触电般摔到地板上的十六开杂志《彭格列の耽美梦想刊·早安骸云》不由分说得到狠狠一记脚印。
  “……”
  心脏又猛烈地跳动起来,云雀呼出一口气,深深觉得有必要在下次家族会议上提出大幅削减不劳而获者的工资。谣言止于智者是真理,可缺少了智者这一重大要素真理就等于放屁。不管怎样,新闻部的工作人员需要源源不断的素材,而骸那对邪魅过头的眼从来只喜欢在他身上打转,正好让他切实履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六道骸在首次踏进彭格列日本总部的时候就已故作低调地向每一名路人透露了个秘密。其与家族另一位至强的守护者云雀恭弥间的关系实属剪不断理还乱,剪断了那也是断背山,知道为什么每次我登台给新生演讲时云雀君总喜欢站在幕后用视线对我投射穿甲弹么,就因为傲娇性子的人脱离不了吃醋路线咯。
  边说边不忘施展破廉耻加持特技对收听方摆出星闪Pose,继气场与口才之后用美貌作洗脑武器实在效果卓然。但事实上一个谣言的传播速度与传播范围很大意义上都受观众信心度的限制,脑补也需要现实片段当依据;于是邪魅的眼神愈发不可收拾,眼珠一转便是计上心头。隔天中午在员工食堂取了工作餐转身便走的云雀自然不会留在草食动物群聚地酝酿怒气,可惜有人偏偏喜欢无事生非。
  
  “哟,小麻雀!在交往期间你不觉得我们该更紧密些勾结在一起吗?”
  
  排山倒海五雷轰顶天崩地裂九死一生全军覆灭。
  有群众一口饭险些喷了满桌,云雀一条腿还迈在半空要放不放,费了二点五秒消化掉上述宣言,怒槽顷刻就升至满格——要不是双手被餐盘锁定位置,浮萍拐又能欢欣饮血一场。而对方显然也瞅中这个空档尽情耍卑鄙,非但使用歧义语造成恶劣影响,甚至手一揽还把他连人带饭拐出了餐厅,徒留背后随地游走的窃窃私语。
  “靠!六道骸你……”
  “淡定点,我说的都是事实嘛。作为同僚哪有不交往的?”
  ……妄图对这人以常理沟通的他才是蠢蛋。
  
  更蠢的是他还低估了群众探究真相不得只有YY真相的热情。次日一早《彭格列の耽美梦想》被不明人士由门缝底下塞进房——新闻部为此特别申请了创刊经费——那些不可思议的语言倾泻下引人入胜的光彩,简直宛如发生在异世界的唯美轶闻…………谁会这么说啊基可修!!
  人言可畏呐,学长你可不能连无辜的十代目也一并拖下水?
  适巧路过的狱寺面色凝重,快速抽走他手里的家族公务总结报告自告奋勇代为直奔首领办公室。扬起的灰尘盖了一头一脸,就算云雀怎样精明能干也不及前者此时脑内早已补完三人行画面,毕竟“基情四溢的骸云正式公开交往!大众猜测是否婚期已近?”的标题鲜亮过度,足够令周遭氧气爆裂着穿透呼吸道搅乱五脏六腑,无声无息喧哗四散。
  

  
  
  对于六道骸这个人物,不可否认从初识起他便有无可磨灭的讨厌成分。
  
  “小麻雀”,全天下仅仅只有六道骸一人胆敢放肆呼喊的名字,当然不会是取笑意味。一个活了太久的人总明白云雀这争强好胜的性子不是为了栽跟头,所以他偏偏要他一见自己就栽个跟头,喜欢欺负中意的人确实很落俗套,可耐不住也是无可奈何;尽管他还习惯称之为情趣。云雀曾经努力自我催眠那不过是对方表达友谊的独特方式,白费力气了太多回,他最终只有总结面对六道骸时保持脑内空白之难难于上青天。
  于是他又犹豫了,再与这个总不按常理出牌的混账家伙交往下去,是不是连漫不经心的时间也无法阻止某些改变。我们的灵魂顺从于理念的约束,心跳却不受任何冷硬视角左右。
  
  “好了小麻雀,现在可不是休息时间。快醒醒?”
  “……做什么?”
  “先跟我走。”
  
  恍惚间被身下大床的原主人摇醒,懒得花时间追究自己无意睡着,云雀紧调整面部神经企图重新造就问讯气氛。但话头未开就被抢了发言权。夜半时分两个轻巧人影偷偷摸摸溜出基地后门,直接导致两天后最新一期《耽美梦想》卷头彩页大版面刊登了狗仔队上交的私奔照。
  
  
  

  
  【我在这里收获生命,然而是否该为遇到你而怀有深深感激。】
  

  
  
  这并非是第一次接到深夜出袭的任务。两人在昏暗无边的深山老林里穿行,没有月光引路,也无法使用任何照明设备,否则对方家族的森严警戒会要了他们的命。世人只知彭格列家族号令手党莫敢不从,却未曾见弱肉强食的世界少不得以血换血。走在后方的云雀不由自嘲,早知道应该一开始就揪住泽田纲吉的衣领问清楚他们的抚恤金到底有多少,免得为人作嫁代价太低,岂不平白辱没他这並盛头号嗜血分子的名头。
  “唉,至少来几只萤火虫也好啊,少女情怀的场面总好过这一派灯瞎火。”
  
  他失笑地辨识着对方声音的来源,一面调整速度快步跟上。漆漆的夜色小心翼翼抹去两人行进的痕迹,骸不动声色回头暗笑,得意于自己关于少女情怀的确是经历过那么一回。自信到过于自大是他的缺点也是优点,就算曾作为反派人物先后被拐子和手套打飞也篡改不了六道骸高到吓人的人气值,数年后摇身一变以同僚身份大摇大摆走进彭格列总部大门,蓝发青年的眼神仍是微笑的,邪气满满不见降低。首领大人推着他的后背介绍给另一名倍受敬仰的下属,而事前收起双方暗藏的冷兵器以避免在自己的办公室上演全武行则是更英明的决定。骸眯起眼睛打量他今生最纠结的对象,那从少年时起分毫没有收敛的戾气与高傲如今反而飞速殖,过于美好的回忆一片片重生,由略微俯视的角度望去,他真心实意觉得只想把对方永远牢牢圈在自己一个转身就能看到的距离。
  然后某一天与髑髅打赌禁欲主义者云雀恭弥最惯常喊的梦话铁定是称霸全国。结果输了整整半年的宵夜,并且还是五人份。以狱寺隼人为首,各位守护者包括他那性情极为内敛的宝贝库洛姆在内一致斩钉截铁赌他必输无疑。
  “极限地赢定了!”
  “哈哈这听起来还挺有趣的?不过狱寺,偷听梦话这种勾当不是只有小贼或枕边人才有机会么?”
  “没机会找机会,找不到机会就制造机会!”
  “……”
  “……”
  “六道骸你这表情瞬息万变的反应很令人费解啊。”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你们作为少年漫画的主角方是不是真的没有后顾之忧。”
  
  而当机会真正降临,为了令他的荷包尽快空空如也,云雀于安稳的睡眠中当真嘀咕了几句。骸蹑手蹑脚扭开房门,鸠占鹊巢的意中人正用不可捉摸的基调在床上翻了个身,六道骸,总有一天我会咬死你!就这么被宣判死刑方式的被告几乎笑得乐不可支,心想彭格列果然上下齐心,这不,连久违的任务都跟着来了。趁人之危确是有够没种,可要是趁人之危还没能得逞就是孬种。
  

  
  于是顺其自然的发展操纵得如此水到渠成。过于完美的剧情不会包含生离死别,黎明前两人已经不沾血腥踏上归途。鱼肚白似的天际总算有光线安静垂落,清晨的空气过于稀薄,云雀急匆匆只管路,对耳畔挥之不去的骚扰亦无计可施;如果不是对方一口一个小麻雀叫唤得极其来劲,他或许会考虑日后痛下杀手时留他个全尸给后人警戒,自作孽不可活便是这下场。
  “嘻嘻,跟我独处有这么令你害羞吗,亲爱的小麻雀?”
  骸的声音由背后传来越过肩线,他闻言当机立断决定这次的任务报告书理当更改如下:申请立即将六道骸调往任何一处家族分部。此人心术不正心怀鬼胎心想事成,最讨厌之处就在于明知道心照不宣的是什么却偏喜欢把它大白于天下。彭格列不需要守护者兼职神棍,以上。
  ——虽说最终结果顶多只是给新闻部成员大幅加了当月奖金。
  思维一瞬千变万化,云雀干脆转过身正面迎上毕生的克星。上前一步就是对方精致过头的笑容,他知道这场景不能似水流长地忽视过去,骸把眼神聚焦过来,而他叹着气抬头,终于在那对异色瞳仁里找到了稍纵即逝但确实真切存在的情愫。
  
  啊啊、就是这点最招人讨厌。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危机四伏的指尖距离。骸在近焦距设想着对方可能的发言,想不到却意外地老实。有将近一秒的空隙里他什么也答不上来,只能于嘴角勾出意味深刻的弧线,这个距离太过危险,到了最后竟是先教对方逼出真心。云雀恭弥所求的回答,他不吝给予,而他欲得的,同样已紧紧握在手。
  
  “我想摆脱单恋者的悲哀身份。”
  “……哈?”
  
  他微笑,从焦距以外扯一个完美笑靥。晨风把半长的碎发渐次抛离肩背支撑,一飞扬便是过往岁月里回溯了太多次的影像,直到它们柔软地跨越天地玄黄缓慢淡出,一切曾经的诉说便都有如一场绵延整个人生的梦。
  六道骸狡猾地跳过了最重要的步骤。但那并不影响结果。
  “而在昨晚,我已经得到你的回答了。”
  
  
  
  


  —————————————————Fin—————————————————
  


  
  
  
  (以瞎扯淡为前提补完的结局,看不看都没差……?3.jpg
  
  
  


  
  “这么晚回来,又把敌人统统砍成咸菜干了吗?”
  
  泽田纲吉借着旋转椅的角度微妙地仰视他某种意义上真正的左膀右臂。两位下属的神色各异但大体还算合情合理,向上的视角足够亮晃,未有过的和谐气息甚至见缝插针填充了数秒的寂静时间。在他没有犹豫地接过双份报告书后的确见到,他那位自小尊敬的学长逐步龟裂了曾经傲气凛然的模样,将近十年的平静光景再也逆转不回。
  所以直到后者与造成这一幕的罪魁祸首一同令背影都消失在走廊尽头,他们同样没有机会发现,位于上司办公桌第一格抽屉的表面处,半敞的《耽美梦想》内页赫然在主编名单印着其家族首领的大名。
  
  

  
  
  (这次是真的没了【一秒】…………欢乐跑走。)



● COMMENT FORM ●

混更新也給我混得像樣一點!

娘子你以为用红字发布那就必定真实了吗……老子很认真地在更新啊!开头还打了一段感想啊!

不覺得紅字比較顯眼麼=_,=

…………慕粽子你的文笔【戳……

to娘子:……所以就讲不要cos贝阿朵…!

to小深秋:我这…其实很普通?写得多自然也能进步,乃加油><

…有什麽關係嘛…說起來剛才看著看著你博突然聽到紅色石頭我整個人抖了一下(v-239

……紧给我暂停红字好吗!话说回来你到底对红色石头有什么不满!有什么不满啊喂!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34-a0f7d76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