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PH·普奥?】分辨率一千零一(我只疑心这篇CP完全在口胡!)

先打小广告。个人本儿今日半夜预定开启,有兴趣的姑娘们请莫忘点击置顶帖支持

顺便求同看了《魔女审判》的战友!下周就是最终话了来个人跟我high结局好吗!呜呜。






分辨率一千零一





“我想,我还是应该来道声贺吧。”


瓷器与瓷器轻微碰撞发出清脆响声。抬起眼的间隙里,氤氲的水蒸气在这个角度正好与阳光完美交融,罗里赫眯着眼低头,向对座的人挤出半个公式化的微笑。下午茶的好时光与他的来访本意原本相得益彰,他也一直认为路维希并不是个擅长隐藏自己情绪的人——尤其战争年代里每当面对费里西安诺更是无所遁形。所以当对方为自己开了门,以重逢该有的礼节迎他进了会客室并准备了精致的小点心的时候,他简直要在心里打起退堂鼓。
柏林墙倒塌已经是一周前的事。
“谢谢。”路维希忽然开口,眼角扫过他的朋友每个小心翼翼的动作,随即露出了然的笑。对方口袋里小册子的书脊正巧微微外露,如何慰问消沉的……后续字眼被暗裹得死紧而不得见,但这足以解释缘由。
“有时倒真觉得与你一道享用下午茶有种微妙的既视感。”他顿了顿继续,“很久前起你就喜欢在中途丢下客人自顾自去演奏你的肖邦,记得么?”
罗里赫点头,淡淡一笑:“午后的暖阳,特别容易让人回想旧事吗?”
“人每天都会回想起旧事的。”
“还会想到什么?我挥舞着一堆被丢弃的内衣裤训诫你不好太过奢侈?”
“呵,如果这言论是出自伊丽莎白那类出色的女性之口,我猜自己会容易接受得多。事后哥哥也说男人就该……”
房里霎时静了下来。好像无意间碰到了个关键的节点,两名青年都不同程度地挪了挪眼神。路维希叹口气,真心认为自己该跟对方交换角色来打破此刻的半凝固状态。
“……唔,那天哥哥最后见的人……”
“我知道,是海薇莉小姐。”罗里赫伸手放下茶杯,自己接了下去,“也是他唯一肯见的人。”
“在那之前,他没有见我,同样也没有见你。”
“他有他的理由。”
路维希笑了:“你果然是明白的。”
“从我跟他初识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得够久。”
栗发青年摇摇头,蓝紫色的眼眸难得沾染上一点深幽,“海薇莉小姐与他认识了一生,比你我跟他相处更长,这到底好或不好……也真难说。”
这下路维希当真笑了出来。
“你对这位前妻还挺上心。”
“她是我见过最奇特的女性……吧?粗鲁、急躁、没耐心又总使小性子,哪怕顶着一身缺点偏偏还喜欢逞强;但又相当不可思议,让人感觉完全不必为她操心。与她那位青梅竹马简直一个样。”罗里赫说着,又啜了口红茶,“……哈。又绕回来了。”
“罗,…………跟我聊聊哥哥的事吧。”
路维希视线直射到对方跟前止步,神情未为所动。

“还记得他的全名么?”
“听过成千上万次想忘也难。——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可我印象里你总喊他笨蛋先生。”
“在我印象里他的作为只是不断发蠢而已。”罗里赫想了想,一笑,“你知道,没有人会像他那样毫无私心地为了意志之名而战。任何人都不会。”
“尽管他任何时候看起来都不过是个臭屁得不行的小子。”路维希也笑,“军事技能、头脑运作、组织渠道、应对手腕……各方面来看都强硬得令人生畏。”
“所以他才总这么臭屁。”
眼镜青年嘟囔着给出回答,嗓音如诗歌般绵软悠扬。路维希望着他,语气略带犹豫,“你对人的本性总是很敏感,这也不知是好是坏。”
感觉上对方似乎笑了一下。
“你家兄长早在初次见面就断言绝不是好事。”
“……听起来真是糟糕透顶的初遇。后来呢?在协助哈布斯堡王朝向法国宣战的时候,我家的笨蛋兄长想必是相当乐在其中。”
罗里赫认真想了想,满腹笑意一触即发。
“的确是这样。你能想象那位笨蛋先生竟然在战场中央高喊‘誓死不降的就吱一声!’,结果出声的战士立即会成攻击焦点么?”
“噗嗤……玩笑式的战术呢。但不得不承认一定程度上很管用。”
“接着他就随他的亲父上司攻城略地一路高歌猛进,应该就是那时候?总之忽然间他就创制了‘本大爷今天也帅得胜过全世界的小鸟~’这类意味不明口头禅……”
路维希静静凝视他,却不说话,只以眼神示意他继续。
“再后来,王位继承战和七年战争我们就站上了对立面,有太多人称颂他为战神条顿,哪怕他并不稀罕。但是……理念不同,共事真的很难——理解永远不会与接受等值。”
“……哥哥拔剑的时候从不犹豫。”
罗里赫闭上眼,半晌又睁开:“我知道,那时候我已不是首次见他。你也说我对人的真性情最易触及。”
“明知如此也不愿去接受,是因为你们的确相当了解彼此的想法。”路维希终于皱着眉头开口,“或者可以说,正是由于各自的想法,才让你们即使无法互相接受也能维持下去吧?”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意志的土地一贯纷争无休了太久。比起铁血军系的做派,你更趋向内部国家的治理,但哥哥不同。雅利安血统是他征战的动力,你们都希望意志的土地只被冠予一个名字,可事实是,你们只能通过自己信仰的手段去实现。那么对方的信仰又能被保留到什么时候?……距离答案越来越近,留在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少。唯一剩下的只有截然相悖的信念。”
路维希埋下头,表情陷进阴影里,但这次他没有再给沉默机会来打断对话。
“我很难过。真的,一想到这些……我总会觉得难过。即使后来你和伊丽莎白成婚,哥哥也不曾花力气阻拦。他对我说,再重复多少遍,他也没得选。路只有一条。”
“而历史的道标最终选择了他。”
罗里赫视线紧紧盯着多年好友,神情逐渐茫然,“其实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说实话我甚至无法想象相反的结果会是什么样。”

接下来是漫长的寂静,然后——
“抱歉,提了不愉快的话题。”
“不……请别介意。这反倒让我想起在最初的分歧那时,基尔伯特曾说过的话……意志的土地能承载几番盛世,他会让我看到的。真符合他的风格呢。我大概一辈子也再忘不了了吧。”
路维希深深吸了口气。
“即使他为此挥剑直指你的面孔?”
“即使他为此挥剑直指我的面孔。”
对面的人答得半点不犹豫。罗里赫露出一个无声的笑,但瞬间又恢复原样。
“但如今一切也结束了。”他轻声叹道,“42年前就结束了。一直以来都是他在支撑旁人,可到了真正需要支撑自己时反却力不从心。一百多年前他将我驱逐以保存我的信念,可他自己呢?”
“理念于你们才最为重要不是吗?……一周前他不愿见我,是不想让我看到他在世间最后的虚弱存在,不去见你,则是不能把信仰破灭干净的模样袒露在你面前。他对你的心,一如你对他。”

我知道。这些我全部清楚。

“普鲁士的名字不会消失——他是最伟大的日耳曼男儿,我引以为豪的兄长。”
路维希笑了笑站起身来,罕见地拍拍他的肩,“他的荣光与骄傲都将被永远铭记下去。哪怕这世上只剩我或你。我保证。”
亦是我所深爱的人。
在心底默念之后,罗里赫也终于感觉到胸腔里某个器官找回了久违的工作态度。他轻轻捂住脸,在斜阳的温度拥抱过来时,把全身都深深、深深地埋进了光影的横切面中。




—————————————————Fin—————————————————

● COMMENT FORM ●

我就是傳說中這占SF黨耶相公我帳號還沒找到所以我還是回去A推玩了

to碎:……所以娘子你是打破砂锅也不准备找回帐号了是不是!

是的A推其實也不錯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29-9d8ee14b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