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雨月·银朱中心】无限循环

坂上神社到江户城镇之间并没有过于悠远的路程,实际上任何人都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只是这两点之间的直线被一道无法目测的屏障巧妙遮掩了起来。世间的风响吹到这里便会没有轨迹地离开,人们理所当然不会了解居住于这结界内的“姬巫女大人”平日生涯如何,但就算他们了解,也完全无济于事。

这么近,又那么远。
神为什么高不可攀?那是因为人们总喜欢抬头仰望。






无限循环




人类是种很奇妙的生物。怨恨的理由有成千上万种,景仰的心却只有一种。城镇里的孩子围坐在石板凳上听老人们讲述各种绘声绘色的故事,是姬巫女大人引导着人类前行,是姬巫女大人才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是姬巫女大人从暗中守护了这个世界。那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亲眼见证的传说,单单听在耳里就能成就一方流光溢彩的憧憬。

第一次从鹤梅尚嫌稚气的眼里接收到同样的信号时,年幼的银朱就忍不住满腹笑虫作祟暗想,果然所谓官方发布的情报才是这世上最颠倒白的口胡存在。这样想了片刻,他又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后才在初次指导对方使用法术时作出了如下说明:
“作为巫女而言,必须避免非己所长的近身战是首要的。因此在袭击妖怪时,你得尽可能和它们保持距离,并且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从后方投出封印札来攻击…………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正常得很。总之不要小瞧这个战术啊。”
“……”
受教者的面部表情一言以蔽之,山崩地裂,五雷轰顶。



可惜事实永远比小说更加离奇。自从把背后放冷箭当作正义的主角方行为规范守则对自己日后的首席下属义正词严地宣传过后,银朱也没能一直保持大好心情。
新加入神社的巫女们隔天起均开始跟随前辈有条不紊地修行,他欣慰之余顺便还见证了人类的抗打击性究竟有多惊人——现实与理想的强大鸿沟亘在眼前也没能让小鹤梅打出退堂鼓,这个孩子的死心眼程度完全跟她的肺活量成正比,每回每回被她掀桌叱责“仪态!要注意仪态啊公主大人我可以一棍敲晕了你再拖去回炉研习礼仪课么!我可以敲晕你再拖走嘛!”都让他无比郁闷当初怎么就没想个更具杀伤性针对性毁灭性的招。

所以到此为止,之前任何关于“姬巫女大人银朱”的断论,她们都会有足够多的时间来逐条验证。究竟有多少是正确的赞誉,多少是大误的臆想,细节的东西总是最让人在意,到了现在银朱本人也仍然不能确定,就这样承担起大多数人的希冀到底是不是好事。



讽刺的是,“银朱”此身仅是一面盾牌。所要保护的对象是谁也烂熟于心,那个名字早已随同记忆刻入骨髓,永世不忘。
姬巫女的替身扮演于他是场盛大的舞台独幕剧,就像世人所知一般,所有的人、事、物都在围绕着他打转,然而他却不能决定簇拥在身边的是谁,是什么,决定这一切的是一张还在风中凌乱的该死的设计图,名为天网。有谁说过人与人的相遇随机不可预见,这等明显由不负责任的神棍粗制滥造的教条却会在每名听众心中进行完美的自我升华,并美其名曰命运的邂逅。

逃不掉。逃不掉的哟。

于是某天晚课完毕后,银朱照例仅仅目送双手托着茶盘的鹤梅小步退出内室。垂下竹帘前少女对他露出一个毫不逾距的朴质微笑,一脸惊讶表情的姬巫女当下怔住,无上美貌在察觉自己的疲态早已一览无余时不由苦笑。而当他蓦然萌生“一直喝她泡的茶好像也成习惯了”的念头,随即便再度郁闷地想,啊啊……………………这下完了。

我似乎,也终于堕入这个万丈红尘的信仰中了。这可怎么办。




直到几个月以后,他总算有机会意识到——人的适应能力往往强悍得连自己也不得不钦佩。

首次踏出结界周边的那天他的确有所犹豫,但最终还是将这个已失去作用的牢笼暂时弃之不顾。那会儿他还不知道打破结界的是一只无名小天狗,端坐牌坊顶部居高临下的少年化作人形投来意味深长的一瞥,坚定地表示本次入侵目的只为除去“姬巫女”,悲哀点在于偏偏把官方情报当作了行动前提。

“喂,你一直呆呆看着我做什么?快点跟我战斗我还要准时回去吃晚饭!”
“……我说,难道你们天狗每次有所动作时幅度稍微大点羽毛就这样跟着掉不停的?那岂不是未到中年便会有秃顶——还是说叫秃翅危机……?”


假若鹤梅当时身在现场她一定会心生不妙地提点对方,继续这样被这人插科打诨下去就彻底完了,幸而小天狗也并非智商平庸的愚者。五秒过后他终于发觉跟这个冒牌巫女搅和毫无实际意义,只是小腿尚未来得及迈出多远便被由后方一把抱住,碎铃般的轻快声音跟着诱惑似的传来,“不要现身两分钟就急着退场啊喂……这样吧下次来玩时我请你吃美味的点心好嘛?看在这个份上破坏公物的事就别干了,那群人每次修补结界都非得让我去监工……”



后来银朱回想起来就觉得这真是个甜蜜的回忆。少年时代的梵天挥手召唤旋风正欲走,反倒被他突如其来的拥抱中途打断,一时间只有在两人周遭加速的空气呼呼作响。每句非低分贝的对白一字一字蹦出来钻进耳鼓里震荡,贴紧的身体和高速气流扣在一起的感觉出奇地棒,最后手指的每截指骨都开始自发收紧力量牢牢圈住身前的那个人。有东西在胸腔里咯噔一震的同时迅速融化,呼之欲出的欢欣还停留在咽喉,这是最微妙的瞬间。
仿佛立于高处俯览风景,令人不由自主便伸出了手。这家伙满脸冷漠偏又真挚得让人动容,到底是胆敢单枪匹马闯进敌人大本营的天狗妖怪,那样倨傲的神情恐怕再没有第二个人能显露。

很有趣不是吗?一点小波澜就够了,人类是种对意外永远乐此不疲的生物。




就这样,过了好多年。

面容稚气的小女孩长成了武艺超群的巫女,受人保护的正牌神子每日在神社内尽其所能地为兄长分担辛劳,另外一个也不知算不算青梅竹马的天狗则得偿所愿被赋予梵天的名号跻身妖类之首。唯一未变的姬巫女经历了遭蛇妖诅咒的痛苦异变仍旧煞费苦心地整日为世间人类操劳,偶尔偷偷夹带自制糕点去结界边缘散步便是难得的乐趣。在那里有个俊美如天神的男人放着敌方首领的头衔不理,每每一言不发把食物吃干抹净便拍屁股走人,关于口味与感谢招待等词则半个也没有,一点也不知抚慰厨师变着花样伺候他大爷那张刁嘴的辛苦。

“你又来了!不要只惦记吃吃吃,好享受的时候拜托你至少吭一声行么!”
“吭。”


下次干脆在蛋糕里塞满大蒜韭菜和风干芥末酱算了。

诸如此类的危险策划时常都是在旁人“姬巫女大人您又在冥想什么呢?”的提问中回神发觉自己此刻还在工作当中而被迫作罢。再见面时依然本着华丽地鄙视的原则,一面气结一面温情地让绝美面容笑出漫天灿烂。



你啊……该不会是因为我无关紧要才愿意和我如此切近的吧。
这样俗气又钝感的话一问出来,只怕立刻会被对方一记如来神掌打出内伤。


有时候银朱也难免会想,纵然彼此都对两人如今的敌对立场心照不宣,在他来说,必定是无法忘却那些快乐的日子的。
可是,即使有着清醒的日期概念,也看不清每一刻流失的时光究竟去了何处。

“银朱”不需思考为何人类厌恶着妖,“银朱”不需探求为何人必须消灭妖,那些始终无法用善恶去断定的悲剧不求甚解便匆匆完结,“银朱”的使命喝令他对断送的生命缄默如故,身为人的心灵却不能无动于衷。
脚下是生存的土地,肩头是背负的责任,右手执剑左手拥抱,在额间和胸口祈求神灵。流过泪水后能重展笑容,欢乐、悲伤、愤懑、嫉妒、怜悯的感情一样不缺,坚守自身的信念和尊严而活,也绝对不愿被人当作怪物度日。
具备了如此之多共同点的人和妖,到底差别在哪里?名为“银朱”的人啊,到底是为守护一个怎样的扭曲世界而存在?


答案只有一个,也有他无力承担的事情,也有用正义也无法哄骗过去的事情。没有别的选项可以翻转既定的事实,这个世界一直持续着老样子,大概今后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人和妖都被天网束缚而在惨烈斗争中挣扎沉浮,而他则顺从这幕戏欣赏者的指示令双方更尽兴地挣扎沉浮。他伸出手去一点点破坏旁人的安宁,救赎的名义却随之日日残喘,像背弃了自己一样悲哀,像得到了理想一样隐忍。没有地方递送的感情再也找不到出口,当信仰被挖去了一大块,生活除了沉默就是抉择。

那么现在,要……怎么办呢?



“公主大人为什么会成为巫女呢?是因为生来就有‘力量’吗?”

天晴扫除的时候真朱忽然探过小脑袋来问话,差点让他吓了好大一跳。低头愣愣看了对方好一阵,半晌后他才笑嘻嘻地答:
“啊,这个么——因为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呐!”

“……哈。”
“玩笑而已。先人早有教导嘛,任何事都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所以表面上的先知者姬巫女大人,里面其实是宇宙第一的糕点师……这个当成卖点真的不错诶。”
“真朱也喜欢公主大人做的糕点!……那,公主大人现在就要成为糕点师了吗?”

对面的小女孩犹豫而困惑地仰起脸,银朱稍微想了一下,然后摸了摸她的头发。

“现在还不行,不过等真朱的头发再长一些,就可以来当糕点店的看板娘了。”
“头发再长一些就可以么?
“嗯。那时候就可以。”



早就知道了,在久到无数个日日夜夜之前,这件华美无双的巫女服就是一生的桎梏。

什么也不想的人,才会过得比较轻松?
大概吧。只是一旦意识到了世界竭力避免露出的本质,再继续自欺欺人就更为艰辛。我想停止,让我停下来,让我确认自己,让我知道自己是自己。



在仅剩孤身一人的竹帘背后轻轻褪去正装,银朱觉得自己始终还是那个爱耍小任性脾气固执到死的人。隐隐约约又想起了某些曾经的场景,鹤梅倒竖起眉暴走般地怒斥又一次摧毁她淑女形象的肇事者,眉眼盈盈的真朱一面喊着哥哥一面飞扑靠近,窗外阳光洒进一地碎金,光凭气息的异动就能肯定某个饿死鬼投胎的家伙又在老地点进行意义不明的变相乞讨。那时候天空几乎透明成没有瑕疵的清水。季节里挂满长风的纠结不休,阳光穿过斑驳枝叶在地面印下成串金币,组成跳动着的生命的符号。他抬头看不见一丝云,这种天气就被叫做碧空如洗。


关于喜欢擅作决定的银朱是怎样一个人,你们最清楚。所以我是这样相信的。
只要我们还活着,即使分别一定还能再见面。

不会太远。




这一天,距离“白纸之人”带上真正的神子离开坂上神社,还剩三天。




¬¬¬¬¬¬¬¬¬¬—————————————————Fin——————————————————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16-efe2962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