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雨月·鹤梅中心-梵银】毒药

毒药




“王子抽出宝剑杀死了恶龙,从此和公主一起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好了好了大家别急着翻白眼,我承认英雄救美的事迹一贯只有童话里才会出现,而我拿这个八点档十足的句子来当故事开头也并非为了证明看人不能光看表面,其实我也是充满少女式幻想的云云;真相完全是因为此刻我正在照本宣科地给一旁的真朱念她最爱的绘本小说。那种肥泡泡满点的浪漫情愫跟我们当下所处的既严谨又古板的坂上神社半点也不搭界,所以理所当然,我对银朱大人佯装平静实则早已痉挛似的捂着肚子浑身抽搐的模样也没什么可抱怨的,因为他本人就是粉碎这个童话的最佳实例。半个时辰后的某突发事件也很好地证实了这个结论,明明只是一点微风掀起了竹帘,他却立刻在两秒之内抓起身边的点心跑得不见人影了,只留下我在背后无可奈何地叹口气,想,哎……又是那个把这里当速食馆的混账家伙。



毫无疑问的,我喜欢银朱大人。不同于神社里其他巫女那样恋慕他的美色,也不像那只混账天狗一般顶着宿敌的名义对他的一切感到好奇,更不用提江户城里那些把他当作全民偶像高高供奉起来的俗世凡人。虽说不见得自己就有多高尚,但我的确一直在以另外的理由爱着他。



在我刚进入神社时,银朱大人就有箴言如下:
“作为巫女而言,必须避免非己所长的近身战是首要的。因此在袭击妖怪时,你得尽可能和它们保持距离,并且寻找一个适当的时机从后方投出封印札来攻击…………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正常得很。总之不要小瞧这个战术啊。”
可以说这就是我认清他是个元气的腹天然呆这一事实的开始,自打那以后无论他做出何等出格的举止都不会让我啧啧称奇,包括私下救了日后成为他恋人的天狗还时不时偷偷跑出神社过二人世界,虽然他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被我们察觉。我知道神社之主的职责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沉重,也认同人类一旦压力过大就需要有个合适的情绪宣泄口,否则早晚导致性格扭曲报复社会。不过理论联系实际以后又着实觉得曾有这种想法的自己真是脑子进水。本代的姬巫女大人不仅神经迟钝,爱使小任性,鬼点子众多又不安于室(此室非彼室),而且酷爱强迫销售自制点心。这一点最叫人头痛,当然究其原因并非是他手艺糟糕到死,正好相反,哪天他要金盘洗手去改行当糕点师傅绝对会数钱数到手抽筋,但重点在于,他做的东西十有八九都在变着花样适应某梵姓人士的口味,一想到这个就令我无论吃什么都觉得清淡无比。


我跟梵天的初次会面是在一种极其诡异的状况下进行的。那一阵子银朱大人刚中了蛇妖的诅咒不久,时常无法维持一定的力量,以至于围绕着神社本体的结界漏洞百出。然后某天夜晚因为崩毁得太厉害致使我也不得不加入防御卫队,回来的时候就见到华美的内室里凭空多出了个男人。当时他正轻手轻脚地一件件褪去银朱大人的衣裳,完了就一把抱起他——再放进填满药水的檀木浴池中,语气平和神情温柔得几乎能掐出水来。凭借女性特有的第六感我当即就猜到了这个大胆家伙的真实身份,悲哀的是,知道情敌的存在与目睹情敌的存在是两种背道而驰的感觉,在我愣在当场长达数分钟后就彻底失去了主导局面的机会。俊美逼人的天狗以一个丝毫不逊于本身气质的微笑宣示了他对我爱的男人拥有绝对占有权,而我居然没办法给出像样的反驳。尽管于公于私我都该立刻拿扫把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出门去,可当我的视线一接触到银朱大人皱着眉的表情,就把什么责任什么义务都抛去了九霄云外。那即使陷入痛苦的昏迷还紧紧牵着另一个人的决绝姿态,在很久以后我才学会了一个词去契合地形容,叫做依赖。
那天直到很晚我只能默默无言地看着梵天细心照料我所爱的人,任由晕眩如海潮拍打堤岸般将自己卷入不合时宜的冥想里。怎样也算得上半个青梅竹马,正因如此他的每个举动每个眼神,连脑子都不必动用就能分析得透彻。那种感觉很不好,就像眼前明明在上演一出自己反感的戏剧,整个人却不知被谁用力按在座位上,只能眼睁睁看它细水长流地发展下去。



至于为什么一直迟迟不曾鼓起勇气告白的我会输给狂妄自大厚颜无耻并且做出先上车后补票这等恶事的天狗,光从字面看倒是很有几分三流言情剧的味道,实际上有这样的猜测才是大错特错。用通俗一点的说法可以归结为,两人之间来不来电与先来后到的问题完全无关,更别提笑死人的个人魅力指数。然而假若将我和银朱大人的立场对换,恐怕他就会庆幸我没有爱上他实在是件好事。虽然他从来不说,但我很清楚,在他潜意识里始终认为自己是个命运不济的人——从还是个小屁孩儿起就知道长大了会干什么,遇见什么人,见证什么事,并且还不可避免要因为这样的原因不断遭遇暗杀。这种只要想想就令人有撞墙欲的人生我也不晓得他是怎么撑下来的,但每当看他微笑着认真履行姬巫女的职责时,我都会没来由地感觉很心痛,大概除我之外,再没别人能同样脑子进水地在休闲时刻完全放手,任由他使尽浑身解数瞎搅和。
也许对他来说,只有一种人能进驻真正的内心世界。要么让人极度喜爱,要么让人极度厌恶,具备这般奇异个性的人无论碰上怎样无伤大雅的过节照样能活得欢畅,天地之大任他遨游。
梵天就是那种人。


于是渐渐地我也就看开了,先不论我究竟是缘何才顺理成章地接受了顶头上司上梁不正搞禁忌之恋的事实,在生命最美丽的少女时代爱上了当世最优秀的男人,又在梦醒时分发现了另一个杰出到能代替我给他幸福的人,这也算是我人生里少有的值得骄傲的经历。再说仔细想想那只天狗也没那么可恶,除了脾气古怪,动不动就手脚并用地施暴(对象当然不会是银朱大人),坚持睡眠质量高于一切外确实是个难得的完美男人。何况说到底,他们还是同一类人。
所以这一来我也真的没什么可遗憾的。

就像现在,我在庭院外廊远远看着那两人坐在树荫下有说有笑地交谈,细长的手指迎风纠缠的画面仅仅看着也令人感觉一阵暖意,然后银朱大人把眼神转了过来,对着我露出极致温柔的笑容。这一瞬间,我忽然想,真的可以了,在美梦的最后还能让我感动得想落泪,已经是他赠予我最好的东西。
我是个注定无法得到幸福的人,因为我没有太长的寿命。梵天能够活得很长,妖类的寿命谁也看不清尽头,而他能代替我陪着早已不老不死的姬巫女走下去,跟他说话、玩耍、对弈,偶尔也被他欺负欺负,只要让他再露出那样温柔的笑,我就觉得心痛又少了一些。




你若是他的毒,他便是你的药。非得要彼此蚀骨媚心才能找到存于世的意义,情深不寿,至死方休。

那么祝福你,还有他。




——————————————————Fin—————————————————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13-3017620a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