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雨月·真朱中心】Pieces

Pieces




随笔即兴的短打。请随意品尝。


--------------------------------------








Stage 16 笼中天使



来到神社与城镇交界的结界处时,鸨时跟鹤梅已经在背后几步远的地方聊了起来。
从这个角度左顾右盼,有棵枝叶苍翠的小树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半人高的树干处歪歪扭扭刻着几个小字,穿插在斑驳的纹路间,明显已有了几个年头。好奇心一泛滥就忍不住蹦了过去,果然证实那是幼年外出时恶作剧般刻下的“真朱到此一游,签名盖章完毕!”之类稚语。
在小的时候还是那么一个无忧无虑的天真孩子,但真朱到底不是长在平凡人家。几秒钟的空档里她认真考虑过是不是应当会心一笑,毕竟重拾旧日回忆不是件坏事。刚下过雨的空气清新之至,地表汇集起的水坑完完整整映照出她此刻的面貌,正是无懈可击的笑容。
太过顺畅的完美武装。于是这背后的诸多内里统统被阻隔而无法细细品味。坂上神社的小公主真朱也许生来就有非同一般的华贵身份,万千宠爱环绕在身,也从来无需为衣食住行犯愁,甚至连委屈也半点不曾受过。第一次尝到嚎啕大哭的失控滋味仅仅还在数年之前,从此却一朝落进生煎般的地狱。

这世界之于我,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笑话。

她试着面对洼水不断修正自己的微笑,暗暗低叹习惯了伪装的坚强可真了不得。姬巫女大人是否还在远望着这边呢,头脑里一冒出这个念头她的身体就立刻与之呼应转了回去,果不其然只目及一片狭小而熟稔的天空。这时候有只手忽然按到了脑袋上,带着一点尚残存的角香气,那样真挚的神情是她熟悉的,向往的,怀念的,但又被触痛的。
时隔多年终于再度踏出了这个牢笼。六合鸨时的眼神不带任何矛盾和自我审视,在那对酒红跟浅棕眸子交错的反射镜像里她看到,自己好像又不知不觉间露出了曾经只在哥哥面前展露的表情。

“真朱,不要紧。我一定能解开银朱的诅咒。”



--------------------------------------


Stage 07 祈祷



在那个有着奇异发色的少年苏醒之前,真朱已经饶有兴致地观察了他很久。
撇开那羸弱过甚的外表不谈,无论怎么想仍然感觉不可思议。即使眼下这副昏睡过头的模样并不太好看,即使这张面孔还挂着何等呆滞的神色,但这并不妨碍对方作为姬巫女所邀请的贵客备受礼遇的事实。

你会,成为对哥哥有所帮助的人吧。



--------------------------------------


Stage 17 表象



会晤之前的片刻鹤梅曾撤下一切表情坦言阴阳寮成员众的城府极深,虽说不是质疑她的观念,但似乎人们对于能将自身情报隐藏得极好的事物总是抱一点叵测。实际碰面后那个名为鸢的男人竟然令人有种莫名其妙的放松,真朱仰头看着他在额发缝隙间懒散地眯着眼睛,明明是鬼话连篇的家伙却意外地能叫人信服,不得不说帝天造物的品味越发古怪。
直到听到他用暧昧的口吻把每一个字都咬得清晰无比,原本表情漫不经心的脸上有着严丝合缝的推敲。

“哎呀~~现在于某处等着我们的是怎样的陷阱,我是真的很感兴趣哟。”

在这句话之后,真朱的表情顿了一顿,想要解释的念想一晃而过。蓦地想起曾不止一次在神社的禁地边缘见到他们理论上的敌人与哥哥偷偷会面,并且毫不理会自己停留的处所必须冠之以敌军大本营的前缀。没有矫揉造作或者懦弱妥协,那样高傲又自负的表情怕是世间再无第二个人拥有;唯有忠实于自身真正心情的人才会有那般独特的行动模式,而这着实令她惊异自己在这几年的时光就成为一个人小鬼大的小丫头片子。

既然这样,他算是值得信赖的人么……?


[小鬼就是小鬼。]
对方在前一晚的轰动后堂而皇之地离开,临别前意味深长的赠言似乎直接传达进她脑中。
[悲伤和痛苦可不是某一个人的专属,这世上任何人都能有仇恨的理由,明白么?]

这一瞬,她身畔沉默多时的六合鸨时终于开口。
“就按梵天说的,一直向日本桥前进吧。我认为他不是一个爱耍暗招的人。”

女孩子在下一秒轻快明朗地笑了起来。



--------------------------------------

Stage 09 忍



就是当你浑身燥热的时候,主动走到火炉旁边的感觉。
未知事的年纪里深深觉得这种做法不可理喻,长大一点再长大一点才逐渐领会其中的奥义,之后偶尔也会让她有点微妙的沮丧。

真朱从混混沌沌的状态回过神,巫女服的袖口被地面磨出一道长口子,天狗还在远处纹丝不动钉在原地朝这个方向观望,空气里剑拔弩张的窒息感在数米高的半空全部依附到头顶正上方的利齿。
“我再说一次。让开。”
说话的声音由远及近,少女无可避免地因为横行在全身各处的神经反射而颤抖,但这也没能动摇她牢牢抱紧怀中人偶的意念。
“别再考验我的耐心。”

想吞掉的话就吞吧。只是当她在与死亡擦身而过的间隙里低下头,那美丽人偶的眼睛在一瞬竟温柔得不似一个可动玩具,它们仅仅向她转达着一个信息,谢谢你。



--------------------------------------


Stage 19 完美世界



被单独丢在这家热闹的商店内堂以后,我能做的也只有垂着脑袋乖巧地享受红鸢拿来的糕饼了。因为某些漂亮的理由我没法跟着团队的核心人物鸨时出去调查某些可疑事件,所以作为没有任何战斗能力的普通小鬼头,在大门口心不甘情不愿地跟人挥手道别就成了乖孩子的唯一考量标准。
红鸢一副无所谓的笑容挂在那张艳丽的脸上已有不少时刻,这期间她不遗余力端到我眼前的各异糕点几乎堆了满满一桌,在不涉及比拼与否的前提下,我其实很想对之回以[话说我家也有个就差领资格证书的顶级糕点师姐姐你有没有兴趣改天来以饼会友]。
事实上在我尚且迷糊的回忆里,这个概念至今也没有被重新改写。当然这还包括多次完全碰巧地让我瞧见姬巫女大人揣着新鲜点心鬼鬼祟祟往外跑,视线在最后于树林入口抓住另一个全然陌生的身影,饱满的灰羽翼与精致绝伦的面容吸收了附近所有事物的存在感。包裹着新鲜糕点的绢布被摊开,松软的苏黄色立刻和着好闻的甜香飘散。

拥有那副外表的人理所当然是一只妖。基于生存法则的严酷,直到现在我都对那人没什么好感,纵使世界此般格局的呈现在于太多人为的因素。


“究竟为什么会对这样的点心不厌其烦呢……”
对面忙碌的手停了一下,转过脸来的红鸢明显一头雾水。我亦为自己脱口而出的失礼说辞吓了一跳,但红鸢仿佛又立即理解了本意似的拉起嘴角笑,她冲我摆摆手,蔓延过来的眼神比焰心还要明亮。

“我只是深信,美味的点心是能使人忘记烦恼的东西。”


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至今也未能完全把自身放在互为死敌的位置上战斗,原因仅仅是人与人之间这样细小的引力。
关于那些每日每日上演的事件,也怀有天网亿万分之一的复杂契机。或许那都只是帝天利用时间和空间来玩的小把戏,但就如同我们的存在本身一般无可磨灭。想要的明天,能够走到理想彼岸的能力,跟谁一道走下去,那个人如今又在哪里。这是心和情感赋予我们最根本的东西,想要一切灾难都不再发生,想要所有爱着的人统统在一起。

这会是个多么完美的世界,只要我们始终未放弃。




——————————————————Fin—————————————————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12-9a0a9c91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