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家教·R80】信仰

信仰




当发青年第二次将礼帽的边缘往下拉了稍许时,他那如墨般深的眼瞳里也泄露出了些微笑意。正坐于他们面前的法式长沙发上、来自同盟家族的一位中年男子,作为其家族分部代表的使者已经滔滔不绝了半个钟头;虽然他也一向是个善于恭听他人意见的有耐心的男人,不过在眼下的当头,令他露出笑容的原因只是对方在演讲末尾处的那句结语。
“……由衷希望彭格列家族可以派遣合适的帮手来解决这个问题。”
在他身侧半米端坐的前学生•彭格列当任首领泽田纲吉,对此则并没有表现出惊奇的态度。数年的手党生活明显将这块涉世未深的璞玉打磨出了光彩,对接待每一位客人——无论对方有权有势抑或默默无闻——都一视同仁,并且表现出同样的友善。他不怠慢任何人,这就是他的脾气。谦虚谨慎的作风以及与之相对应的干练手腕使得这位年轻首领在手党势力中的地位迅速蹿升起来,而这也是这位使者先生今天上门求访的原因。



“就目前来说,那个男人所盘踞的势力并不属于我们家族的管辖范围内,即使与彭格列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但是假使放任不管,他早晚会成为一颗强力的炸弹;仅仅为了生意上的往来就残杀了五、六十个人的盲目家伙是不会甘愿屈服于人的。”
“关于这点,我也持有相同的看法。”
泽田抬起头,重新把视线挪到来客身上……他并没有忽略前家庭教师两分钟前拉扯礼帽的动作。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正是对方心情愉悦的体现,事实上早在使者先生来访的同一刻而给某个人指派了任务时,Reborn也曾展露过这个小习惯。于是他心平气和地点了点头,说道,“请回去转告你们家族的成员,尽管打消先前的忧虑吧。”
蠢纲,不要随随便便就猜测别人的心意——目睹使者本人因此流露的讶异,Reborn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下。或许他认为自己需要更多时间来劝导彭格列给予支持吧,可结果却并非如此。
“那么,我想冒昧问一句——您究竟打算派出哪一位勇敢的男子汉来处理这件事呢?”
年轻的彭格列首领因为这个怪问题皱了皱眉。身为家族门外顾问的发青年却笑了起来,他从沙发上站起身第一次笔直注视着室内这场对话,用以装饰礼帽的橙色缎带随着他的动作掀起轻微的边角。
“不,那家伙并不是西西里人,”一边对使者的语句中所包含的傲慢深意耸耸肩,他一边妥妥当当地如此解决了另两名人物各自的疑问,“……当然也不是意大利人。不过,这并不妨碍事情的发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山本武站在某片海滨的入口处,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三百米外的一间高档酒店。
他看了手表,时间显示为八点差五分,这样的话九点前应该能回总部汇报结果了。
根据情报显示,作为目标的那个男人将会在五分钟后抵达这间酒店,享受其提供的豪华晚餐,并且也不会带着相当数量的保镖们。这着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对他而言,除非必要,他亦不想对仅仅作为下属听命的人动手。
“哈哈,回去以后阿纲可能会大吃一惊吧……”
轻轻地笑了笑,山本开始向着酒店迈出悠闲的步子。
事先就透过情报网的消息来源得知了使者求访的原因,Reborn立即毫不犹豫地定下了给他的任务——除掉那个男人,而他也一口应允了。这当然不仅仅是考虑到对方在未来数年会给彭格列造成多大的困扰或者说对同盟家族的需求施以援助——尽管听上去是这样没错。正如北极探险家在去北极的路上,沿途总要把食物在地窖里埋起来,以预防有一天走到那儿可能需要食物一样,他很清楚这才是Reborn的真正考量。彭格列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兴许也有要登门拜访某些人的一天;然而他们若肯先过来一趟,自然就更好一些。
嘛,反正以那男人犯下的罪恶来看,即使有十条命也不够他赎罪呢。
踏进酒店大门,眼光敏锐地发觉那人并不在公开的餐厅内,看来应该是待在十楼的VIP用餐区了。这时候却稍微惹上了小小的麻烦——为了配合携带的时雨金时(众所周知它目前铁定处于竹刀状态)而穿着普通便服的他,正被酒店大堂内的相关负责人询问身份,直到他出示了口袋里的VIP金卡,对方才饱含歉意地连声道歉。山本对此的态度是一笑了之,接着快步进了电梯。
上到十楼,绕过中长的螺旋式长廊,他的脚步也迅速隐没无声。特别用餐区的包间大部分处于开放状态,只有右边第二间房紧紧闭着。选择那个位置一向是那个男人的爱好之一。
小心谨慎地靠近暗红色的房门,山本绷紧全身肌肉,然后一脚踹开了门。
在瞬间猫下腰躲过迎面扫来的子弹,身体循着本能使得手中的竹刀獠牙毕露,电光火石间便干掉了最接近大门的三个人。剩余的两人则被他以意想不到的高速体术放倒,回过神以后发觉正对上窗口,继而意外地正面撞上了目标人物那张盛气凌人的脸孔。
“这可真是……没想到能让彭格列的人出面招呼我呢。”
他斜眼睨着架在颈上的时雨金时,双手环抱在胸前以怪腔高声说道。


彭格列总部。
客厅外传来一阵轻微的人声,正好为进入了微妙阶段的谈话起了缓冲作用。使者悄悄松了口气,恰恰在这个时候,Reborn则干脆利落地走了出去。他回来时单手拎着一只灰的大包裹,将其打开后,从内部掉落出来的是一条数尺长度的海鱼。
“瞧,我说过,那并不妨碍事情的发展。”
首领凝视着己方顾问脸上那熟悉的阴险微笑哭笑不得,与此相对的,使者有些愣神地盯望Reborn手中的那件灰外套——那是数周以来都令他们头痛不已的人物的防弹衣,几天前他们还在他身上看见过。至于那条死鱼,完全可视为秉承了西西里人传统的讯息方式。
……其中的意思就是,外套的主人在这一刻,已经安息在海底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拧上花洒的开关,山本带着一身清爽走出浴室;当他一眼瞄到大刺刺地占据了他房内那张宽阔的床的男人后,不由得对这充满任性的举动作出了直接反应。
“那边似乎很顺利呀。”
“后续的事已经交回给纲了。”Reborn点头,手没有任何偏差地搂过自己的另一个学生……也是现在的恋人,“这次用了时雨金时?”他看了看换了摆放位置的竹刀,“稍许认真过头了吧,不像你一贯的风格。”
“嗯,能顺利结束的话当然是越简单越好,毕竟对方是那种人,拿着不习惯的枪反而别扭。”
山本半合着眼,前额的发梢还隐约有水珠滑下;紧接着没有反应过来地看着自己的视野一阵晃动,蓦然变成了纯白的天花板。双手压制着他的青年缓缓俯下身,将嘴唇贴在他裸露的锁骨处,似是享受地嗅着残留的沐浴香波的气息。
“今天很开心么?”
山本闻言不禁失笑。
“果然被你看出来了……哈哈,那个男人,其实还蛮有意思的。”他停了一会儿又说,“面对紧贴着颈动脉的锋利刀刃还能面不改色地宣扬自己论调的家伙,真是好久都没有遇上了……哪怕那些话在我听来也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
一直聚精会神地听着,Reborn维持住压倒他的姿势,一面去解他的浴衣腰带,“哦?他说了什么?”
“彻底否定了手党存在方式的激进派发言——可以说跟当年的骸有点相似吧。只不过比起毁灭,那男人更乐于将手党当成好用的工具,他深信无论是权贵势力还是政坛上的风云人物都比不上真正具备头脑的商人来得有价值……呵呵,怎么说呢,连随时有可能切断他生命线的时雨金时都不放在眼里,仍然坚持常人难以企及的观念打算说服我,也真是顽固——唔、嗯……”
猛然下沉的腰身传来被侵入的奇妙触感,随之而来的还有席卷全身的快意。Reborn那种与冷静外表背道而驰的炽热亲吻带着纯然的诱惑力,总是令他无法从中逃脱。但当眼角不经意地瞥见对方面容上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几乎快完全脱离身体的理智勉强又回到脑内;然后他飞快地伸出了几根手指。
“……我只回答了他四个音节:SA-YO-NA-RA。”
这源于西西里人的缄默法则:有话不明说,彼此心照不宣就可以。听起来虽然有些别扭,但确实是相当适合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此时的Reborn却一反常态地大笑起来,于是山本也就继续了下去。
“不过托他的福,反倒让我回想起了最初进入彭格列时的想法呢……”


对于手党人,时刻注意自己的真正利益所在是必须的,没有人愿意像傻瓜似的被他人当作牵线木偶来利用。但是,如何旁人如何试图干涉,这说到底也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手党人之所以要管理自己的世界,就是因为这是他们自己的世界,他们自己的事。
有些事必须做,那么便放手去做,根本不必高谈阔论。既不必想方设法企图证明哪些事情是有着深远道理的,也无需掂量哪些事情的道理无法清楚说明。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完成之后就干脆地忘掉,这是最契合的做法。但是。


他露出与年少时代一般无二的干净笑容,拉下恋人的颈项。
“我可不会凭空想将自己加冕为审判者去制裁他人。谁都一样,只是想守护自己要守护的东西,仅此而已。对我来说,就算有与公理背道而驰的一天也想让它得到幸福的东西,也是存在的。这就是我的理由……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
Reborn低头细细吻着他的脸颊,一秒都没犹豫。
“当然了,我的学生。”
理由于我亦是同样。
因为那是,淡然观望也许不会说出来,但是却无可否认的、你我的信仰。


————————————————Fin——————————————————

● COMMENT FORM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zongzixingren.blog37.fc2.com/tb.php/10-8c0d91e3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外星生物欢迎你

粽子星人

Author:粽子星人
No one is innocent.



这个世上不会有永远的胜者和永远的败者,诚然心高气傲的人多如过江之鲫,胜负之争却万年如一日地让人心醉神迷。这就是生命的力量,无条件在人体中奔腾的生命能量的作用结果,但没有人会给你一个既定的判断标准,胜为何,败又为何。任何振振有词的理论家都不能解读生命的真意,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喜欢把之归咎于命运的操纵,而真相究竟如何?在这个未知的世界,生命就是一场轮盘游戏,一场或胜或败的赌局,只要人们还活着,就会不停在那张红相间的赌盘上重复这游戏。

三观不正

普普粽的人品

图书馆·群聚

观光团·望天

普普粽的游玩

宴会厅·叽歪

仙音漫·流转

検索フォーム

普普粽的本家

Logo

粽子星外交使馆

管理者專用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自由都市联盟

free counters

城郊山水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QRコード

QRコ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